铁盘神算手机论坛

  • <tr id='Ybikgh'><strong id='Ybikgh'></strong><small id='Ybikgh'></small><button id='Ybikgh'></button><li id='Ybikgh'><noscript id='Ybikgh'><big id='Ybikgh'></big><dt id='Ybikgh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Ybikgh'><option id='Ybikgh'><table id='Ybikgh'><blockquote id='Ybikgh'><tbody id='Ybikgh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Ybikgh'></u><kbd id='Ybikgh'><kbd id='Ybikgh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Ybikgh'><strong id='Ybikgh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Ybikgh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Ybikgh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Ybikgh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Ybikgh'><em id='Ybikgh'></em><td id='Ybikgh'><div id='Ybikgh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Ybikgh'><big id='Ybikgh'><big id='Ybikgh'></big><legend id='Ybikgh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Ybikgh'><div id='Ybikgh'><ins id='Ybikgh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Ybikgh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Ybikgh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我和八妹有个“约会”

                来源:本站原创?作者:赵艳华??时间:2019-09-06?【字体:??

                掰着手指头数孩子们的暑假还剩多少天,回忆着暑假里和八妹“约会”的情景,当年刚入学时的记忆一下子又涌入脑海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报告老师,我叫石辉”,那是大学报道的第一天,一个怯生生的女生斜背着挎包,两只手搓着衣角站在教室门口,报上名字“石辉”的时候,全班哄堂大笑。安排宿舍的时候,班里八个女生正好排在一间,石辉年龄最小,成了我们的“八妹”,也从此成了我们的“开心果”。

                “石灰、粉煤灰、碎石……”对于工程专业的我们,“石灰”一词在课堂出现的频率自不必说,每出现一次,大家都齐刷刷看向八妹,露出“邪恶”的笑意。她已经慢慢习惯了这样的场景,每次都跟着一笑了之。不只是名字,她的遭遇也是比较奇葩的。“大巴车最后一班我又没赶上” “我好不容易赶上了末班车,司机又说超载,把我赶下来了”“我理发去了,准备洗头,店里忽然停电了,店员说开业几年从来没停过电” ……八妹平静说着她的遭遇。关于她的这些糗事往往成了宿舍里的笑谈。她不介意,总喜欢跟大家分享,然后跟大家一起笑成一片。

                后来大学别业,大家都各奔东西参加了工作。我“意料之中”地加入到了工程单位。刚到项目部那会儿,我每天都要去工地,感觉与憧憬的工作状态出入很大,心里不免有些落寞。那时候,没有微信、没有笔记本电脑,每天下班后就拿着诺基亚的平板手机一条一条向八妹发牢骚。她总能安静地听我诉苦,把我带入轻松的氛围。也正是有了她的安慰,我很快走过了初入工地的迷茫期。

                “等我们30岁、40岁、50岁的时候都要聚。”当年我们毕业的时候是这样对彼此承诺的,但终究这些承诺还是败给了现实。宿舍里八个人,分布在五个城市,当然,在工程单位工作的我是属于隔两三年就换一个城市的那一类。记得当年还在宿舍QQ群里调侃“不要问我在哪里?我今天在深山里,明天可能就在高原上。”八妹总是不理解。她属于恋家的人,总觉得毕业后就该回老家守在父母身边。当然,她也确实是这么做的。随着结婚、生子、跑工地,我感觉自己开启了“超人”模式,不要说跟她们见面,有时候回家探亲都成了一种“奢侈”。

                毕业十年的时候,班里组织了一次聚会,远在江西大山里的我激动地报了名。正当我满心欢喜盼着见面的时候,业主单位突然通知集中审核项目资料。当时我所在的计划部就我一个人,梳理工程量、做新增项目报价……我恨不能把24小时都用上,却也没能赶上聚会。八妹发来聚会照片的时候,我正在赶往业主单位的路上,那一刻眼泪情不自禁地夺眶而出。“坚强点,不要哭,工作要紧,有机会再见”,这家伙仿佛就在我身边看着我哭似的。那时候我就想,等项目工程施工结束了,我就休假。可江西项目刚竣工,我又被抽调到深圳的项目上去了,一头扎进忙碌的工作中。“根本停不下来”这句话绝对是对当时工作状态最真实的评价。

                八妹经常会问我苦不苦、累不累。我感觉这些年,习惯了南来北往的生活,也爱上了这份工作。工作带来的充实感,对于自己也成为了一种享受。除了想家人、想朋友的时候觉得难受,单位这个“大家庭”带给我的,更多是温暖和温馨,还有工作之余的那些欢声笑语……

                “再不见面,要等7年后孩子高考完了”,今年暑假,我在电话里和八妹打趣道。我和八妹约定,这个暑假一定要聚一聚,回到我们的校园,走一走曾经熟悉的路,看一看那些熟悉的景,一起回忆我们曾经的青春岁月……


                相关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