铁盘神算手机论坛

<small id='Odjrmh'></small><noframes id='Odjrmh'>

  • <tfoot id='Odjrmh'></tfoot>

      <legend id='Odjrmh'><style id='Odjrmh'><dir id='Odjrmh'><q id='Odjrmh'></q></dir></style></legend>
      <i id='Odjrmh'><tr id='Odjrmh'><dt id='Odjrmh'><q id='Odjrmh'><span id='Odjrmh'><b id='Odjrmh'><form id='Odjrmh'><ins id='Odjrmh'></ins><ul id='Odjrmh'></ul><sub id='Odjrmh'></sub></form><legend id='Odjrmh'></legend><bdo id='Odjrmh'><pre id='Odjrmh'><center id='Odjrmh'></center></pre></bdo></b><th id='Odjrmh'></th></span></q></dt></tr></i><div id='Odjrmh'><tfoot id='Odjrmh'></tfoot><dl id='Odjrmh'><fieldset id='Odjrmh'></fieldset></dl></div>

          <bdo id='Odjrmh'></bdo><ul id='Odjrmh'></ul>

        1. 大院情怀

          来源:本站原创?作者:陈亚楠??时间:2019-06-19?【字体:??

          家是什么?没有特定的答案,在我的理解里,家能够让人“放心”,身处在令人心安理得,冬有暖绒、夏有清风的环境里,能够安身立命、修德齐家便是个好归宿。

          作为骨子里流淌“铁血”的铁二代,家对于我的意义更为复杂。父亲的老家在贵州,母亲在黑龙江,而我却在山东出生、长大。一南一北,归乡的日子很少,乡音难觅,远亲难寻,在外人看来中国铁建的工程人就像浮萍,漂泊不定,而像我一样在异乡出生、长大的孩子,对祖籍故乡的回忆总是雾里看花,渐行渐远。

          儿时,母亲送我上幼儿园,大院的凉亭才刚刚建成,手工艺人踩着架子在棚顶画着山水仕女,服装厂、门市部热闹非常,经过二十多年,大院的老亭子也翻修上色了很多次,我与发小们的童年生活都定格在墙内的院子,来自全国各个省市的小孩在大院凉亭的回廊间,红砖灰墙的老煤房顶,在冗长的假期,我们蹬着大梁自行车围着院子一圈一圈的转,不知疲惫。

          休假回家的日子里,我总喜欢在院里到处逛逛,当初的幼儿园已经硬化平整,改成了设备租赁中心,公司食堂二楼的大礼堂已经升级为会议中心,唯一不变的还是把篮球场围起来的老亭子,小时候我喜欢和小伙伴们一起在亭子里上蹿下跳,而今女儿熹宝在回廊里从蹒跚学步,到现在踩着滑板车和哥哥姐姐们飞奔在操场,经历了二十多年,这个老院子已经接纳了三代人的生活。

          当年奋斗在大院的职工们大多数都已退休,而小时候骑着大梁车撒欢在大街上的小毛孩,都已长大。他们有着与生俱来的踌躇满志,分散在全国各地,五湖四海,他们有的在横跨高速铁路的云端架设桥梁,还有在神秘海底探险潜水,钻出一条直通往现代文明的隧道。

          从铁道兵到工程人,大院就像电影院,播放着异乡人的难以忘怀的奋斗史。如今,早已脱下戎装的铁道兵都牵着儿女们的孩子,路过老同事、老战友时,彼此看看手边的稚嫩孩童,会互相感慨:时间好快呀,又是一代人呀!

          大院不老,因为她一直散发着新生与希望的光芒,一代又一代,生生不息,她承载着一个企业的时代变迁。